狮子的鵺退退的虎

这里称呼是白(拼命找字)
长弧准备好
还有看到我请叫我去学习
蹦跶两天应该就死了吧

致歉

十分抱歉这么这么这么久(比划天)都没有更正文!
因为在码鹤基德!x
是歌德(萝莉)婶才对!
也会跟斗子那边串
不知道要不要向青山要版权....
我会尽力加速的!(鞠躬)

萤(莹)的婶设,修订版

.接上婶设

这家伙的厨艺其实超好,但是除了她本丸里的咪酱和歌仙以外没有人知道
住在隔壁的我在和萤一起蹲冲田组墙角的时候曾经听到过咪酱和歌仙在抱怨主上再不用他们会生锈的。
说完好像往刀解池的方向走去x

————停
今天也懒得码字
鹤基德是什么,不知道不知道

小玖帮画的莹(萤的婶名)婶设 @靠枸杞泡茶活着的沅玖
超棒对不对!

萤的婶设

.先艾特一下 @搞事情的萤华
*匆忙赶的,所以设定崩坏等略严重(明明是非常严重)
.bug等后期修复或重码
.略ooc
.有点(非常)奇幻(???)
***萤别打死我!
.这里下行↓——————

叫莹(懒的想)
扎中长双马尾,银白色头发,黑掉(或特殊场合)的时候头发会变黑(谁叫她有时候黑的不明显)

瞳孔跟常(搞事婶,虽然是暂定)一样是竖瞳,黑色,在重伤,彻底黑掉,暗堕(不可以)或其它特殊场合会变成金色,并且越极端颜色会越亮

种族算半神......(自我吐槽)

比较小巧,身高160左右(你确定小巧?)
应该算秀气(不)
内心跟外表完全相反
(超小声:平胸)
巫女服,但跟常的样式不一样
极腐无解
快新真爱粉(但更爱斗子)

跟常其实在现世就认识(算是从小)
所以有特殊绊码(扯)
是个比常还爱搞事的人
跟常一样是腿控,十分钟爱腿
(小声:特别是退和萤总的)
所以总是被两位的大家长监视x

人际关系很好(其实是因为搞事x)
像野良太太,小玖,阿祈(我不管反正你们就是关系好),我....(排名不分先后)

和鹤有共同语言(所以本丸里全是鹤x)
但更宠全员
在她眼里
为了刀可以不顾一切
什么生命啊,朋友啊之类的都在范围之内
听说这里还没认识常的时候有过激行为

——————管他那么多先码到这里
不知道图片发的出去不
(当然发不出去)

萤画的婶设出来了!好细致!(旋转爆炸上天+为自己手残绝望坠落)

搞事情的萤华:

*团子千万不要看!看到了也当没看到!(極·手残表示不好意思)
*手抖不可治
是白的婶设 @狮子的鵺退退的虎
听说也叫白(听说是因为懒得想就也叫白)
我并没有在损,真的
肤色被我调白了?(懒得调了)
衣服也不给个详细设定
我就直接画的巫女服╮( •́_•̀ )╭
我知道裙子的颜色很突兀(自己都看不下去)
太太我有在画!相信我!(自行拖走)

关于太爷爷的选择?(小剧场)

.不会起名字(已疯)
.例行...(懒得打)
.大概是吐槽?花丸和游戏梗?
.神秘人物带入!(放心你们大部分人都不认识她)
.这边下行(◦˙▽˙◦)↓

婶:太爷爷!有空吗?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莺:是主人啊,嗯有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问我
婶:那第一个——茶和婶婶你选哪个?(期待)
莺:嗯....如果是实话实说......茶
婶:......
婶:茶和前田呢?
莺:嗯...茶吧
婶:(是不是有些动摇了?)那平野呢?
莺:...还是茶吧
婶:哦我是不是得绝望orz
莺:(哈哈哈放弃吧我可是视茶如命!)
婶:(已绝望)那...茶和大包平呢....
莺:......
婶:???犹豫了!?
莺:(超小声)大....大包平吧....
婶:啊哈哈哈,是我赢了哈哈哈!!!
莺:???
(不明真相的喝茶莺丸)

一个身影从树后面走出来

“好好好我认输,茶还是无法代替包莺的执念啊(大概是这么说的???)”
萤将躲藏时弄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弄完以后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对,又是那个笑
(和小玖抱团蹲墙角瑟瑟发抖X)
“怎么了?我还没说什么呢,这么谨慎?”(慢慢逼近)
“啊啊啊我知道了!你要说大包平来了包莺才能实现,不然怎么都会选茶之类的吧!”
“猜-对-了-,真聪明。”(备注:-为拖长音)
萤迅速后跳摆出一副....知世(???)的样子。
笑容灿烂得如太阳般耀眼
(超小声:萤你的腹黑属性什么时候能改改)

“Bong————”一声巨响从隔壁本丸传来
萤(设定会轻功)留下一句“明天再来玩”就跳出围墙回了本丸。
不回去本丸会被炸碎的吧(谁叫她不知道从哪弄的炸弹还被『毫不知情』的鹤拿走了)

哈哈哈那个本丸吃枣药丸!(别打我)

还是我的本丸风平浪静啊。
回头
太爷爷还在喝茶,嘴里念叨着:“嗯...好久没见到大包平,平野,一期殿了....他们什-么-时-候-来-呢~”
太爷爷你黑了!一定是被萤传染的对吧!
嗯,我传染搞事,你传染腹黑....
那我本丸才药丸吧!

————这里结束(◦˙▽˙◦)ノ(刚搞完事兴致满满)
神秘人物是萤~  @搞事情的萤华 『对我在尝试逼疯X她』
小玖又是一次简单的客串 @靠枸杞泡茶活着的沅玖 (我会加油带入的!『跪下』)
总之就是一次可靠?的吐槽

论今天信浓出货和物吉坠机

.日常瞎扯
.不过可能用一定『科学依据』
.全是废话不用认真看
.非常非常非常短
.米娜桑,开始扯了!——————

我可怜的后藤一振刀天天在本丸里吼要长高。
该来振刀管管他了。

曾经的我只知道『后物』这个CP,但物吉小天使对我来说就是【不可能】的。

自从   续 花丸   开播以后我看到了希望
阿官你真是对我太好了!
原来后藤和信浓也是CP啊!
突然挖弟也是兴奋到我了!

但是物吉限锻可是吓到我了。

天哪,我该怎么办。

最后的我,选择了『两个都试』
好的我玉钢没了『跳楼』

但是这次信浓就出货了!

一定,一定是因为信浓吧。
不知道是在哪里看的一篇文
有一段说
婶婶要肝物吉
信浓一大堆拒绝『我不会形容』

你明明是嫉妒了吧!

物吉限锻坠机一定一定是因为信浓

『我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好吧好吧至少信浓出来了。
后藤总算是有人可以管管了。
但是我怕信浓会说什么我也要长高之类的话。
啊啊啊我中二过头了

——————好,到这里终于扯完了。
没有什么可说
『中二已故的某人』

审神者的日常『其一/也可能没有后续』

.今天也是渣渣的文笔
.婶婶视角
.婶婶的花样作死『死得很惨,当然是某些』
.这么晚才更真的很抱歉『尝试辩解:最近太忙了没时间,而且还没有什么梗可以写,真的』
.米娜桑,正文开始! ————

『狮虎的场合』

“退你可要准备好哦,等会儿小狮.....狮子王就要来了,加油。”
“诶?狮....狮子王大人要来吗?我.....”
“不要想那么多啦,准备好以后记得跟我说一声。”
“好.....好的,主人,我知道了。”

愉快『Ⅹ』地回到部屋,莫名慌的等着退和小狮子。

十分钟.....

三十分钟.....
嗯.....再等等

一个小时.....
再....等什么啊!怎么一个都不来!
决定了,我去找他们好了。

先去找退吧。

小心翼翼地下了楼梯,侦查一遍,好的『应该』没有任何人。

退的部屋门紧紧关着,我刚伸手准备去关门,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身后,水蓝色头发的男子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问太刀的隐蔽什么时候这么高了?!在线等,特特特别急!

“一....一期尼啊,你....怎么在这里啊.....”
“你说呢,主人。”
噗通跪下『Ⅹ』
“啊啊啊啊啊一期尼我错了!我下次一定不会再搞事了!我知道退退他还小,我以后不搞狮虎CP了!『以下省略n字认错求饶』”
“......”
“主人,我只是把整理的出阵报告拿来给你,但,退怎么了?主人你刚都在说些什么?难道.......”
原来一期尼不知道我都干了些什么啊,那就真是太......
抬头看向一期尼,糟了......
“『主人』你刚都在说什么啊,你知道退......balabalabala『以下省略n万字思想教育』”

退退不让我看,那我看小狮子就好了吧!

『小狮子的部屋前』

小狮子的部屋门也紧紧的关着,里面还会动不动传出来『教训人/划掉』类似争吵的声音,但好像,是三个人啊。

不对,有一个是小狮子的声音没错,另外两个声音莫名耳熟。
一个是尖锐的『难以形容』的声音,另一个则是低沉的,很少出现的男音。
好吧我知道是谁了。
小叔叔虽然你是打刀但机动也太高了吧!
我明明刚过来你居然都开始训小狮子了。
【已晕】

结果当然是被粟田口的各位训了一顿。

『乱藤四郎的场合』

“啦啦啦『此处在哼歌』”
不知道为什么躲在一边偷看的我:“乱酱今天又是女子力WAX啊。”

“呐呐,是阿路基sama吗?我看到了哦~”

『被吓一跳』“诶诶诶???乱酱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刚刚还在那里啊。”
我又愉快的忘了乱酱是短刀这种事。

“呐,阿路基sama,那个有点事......”
“什么事?”

等等,按这个套路,接下来应该是要极化了,可,可我舍不得乱酱啊......
等,不对,我明明还没有打过6-4啊!
难道时之政府让我可以不过6-4就极化吗!
不对,我明明还没有集齐修行道具啊......
那乱酱是......

“阿路基sama,我......”
“什么......”
“我想要件新裙子,可以吗?”
“.......”

“什么啊我满脑子都在想什么,我可是世界第一非酋啊,这种好事怎么可能落在我身上......”
而且,也不是好事,离开自家刀四天,我才舍不得。
再说又氪不起鸽子『真相』

“阿路基sama,是.....是不可以吗?啊,也没什么啦,只是稍微一点点失落,只是[一点点],【一点点】的失落而已”『注:括号中为重音且逐渐加重』

“啊啊啊啊啊不是的乱酱!可以的!不就是新裙子吗,我,我买!”

“好耶!阿路基sama最好了!乱最喜欢阿路基sama了!”『计划通的笑』
乱酱你跟隔壁小玖学坏了!!!

乱酱一个飞扑,我因为体力不支『心疼钱包』一下就被扑倒。

“啊乱酱你力气太大了!痛痛痛,起来啦......”
“不要,阿路基sama小小的一只趴着好舒服。”
“什,什么啊,乱酱快点起来啊.....”

由于乱酱怎么都不肯起来,那我只好自行解救了。

自救成功!
『不要在意自救细节』

刚想把乱拖『划掉』抱到粟田口部屋,出门时没注意,一头撞到了什么东西身上。
“谁啊,没看到我要要把乱酱拖走吗?”

『不详的预感』

“是吗?主人,你要把乱拖到哪里去呢?”
“啊啊啊不是啊一期尼你听我解释!!!”
“主人您说,我.在.听.着。”『一期笑』
“完蛋了啊!!!!!”

『最后理所应当的被一期尼训了一顿』

————正文结束!
说是什么其一还不如说是一期尼......『被拦住并被一群人拖走』

跪下磕头
@靠枸杞泡茶活着的沅玖
这位是隔壁小玖↑

情人节的贺文!

.祝米娜桑情人节快乐!
.仍然渣的文笔
.婶婶视角
.有糖
.无厘头的情人节
.米娜桑,准备好了吗?正文开始!

今天,是情人节,我作为一个合格的单身腐女婶怎么可以/可能有男票!
最近一个星期都没有睡好,每天晚上都梦到我的刀们,,,,在秀恩爱。。。
然而,今天是情人节,不详的预感。

一大早睡不着爬起来,开始在本丸里游荡。 路过狮子王的部屋,门口站着一个人,哦不,是一堆人。
一期尼的后面跟着药研,药研后面跟着鹤(???),鹤后面跟着爷爷(假装我有),爷爷后面跟着小狐丸(仍然假装我有),小狐丸后面跟着小叔叔,小叔叔后面跟着,,,诶???我不认识!(经过了解,他是鬼丸国纲...小叔叔你真厉害,未实装的鬼丸国纲都弄来了)
我慌乱地拦在一期尼面前:“一,,一期尼 这里出什么事了?”
一期尼看到我,把手从本体上放了下来,面部表情抽搐(Ⅹ)的说:“主人,你自己看吧。”
看着一期尼不自然的表情,我看向了部屋里。 嗯,虽然是背影,但的确是狮子王没错,嗯?狮子王好像抱着什么东西,银白色的头发,好眼熟啊。 等等,银白色头发的人?

就算是再没醒我也瞬间清醒了。

狮子王,那是退退啊!你们狮虎不至于吧!退退,一大堆人在门口,你身为短刀的侦查呢?还有...(以下省略5000字)
回头,一期尼的脸色越来越不好,手又不安分地摸上了本体。
药研在后面一边不停的劝着一期尼走了之类的,一边黑着脸看着狮子王。

这狮虎是不是得拆了。

把大家都劝回自己的部屋,又把退退抱回粟田口部屋(他居然睡着了!)。
两秒以后,我反应过来:老虎呢? 接着,我看到了不该看一幕。
五只小老虎居然和鵺在一起睡觉啊!!!!
你们主人这样就算了,就连你们也......

被会心一击,啊不,会心双击的我把老虎送回还在熟睡的五虎退身边。

安顿好五虎退和一期等人,反复叮嘱狮子王千万千万不要出部屋一步,又被他吐槽不能找退玩无法辩驳以后,我表示不想待下去。

但,这还不算什么,作为一个单身十几年的婶婶,我还能撑得住这种事。

逃离狮虎的部屋,左转是土方组,右转是冲田组......

(我当时为什么要让他们自己随便选房间!!!) 那就先左转好了。
“兼さん!”
“嗯嗯,国广。”
“兼さん你看,这是我昨天晚上特地做给兼さん的巧克力哦!兼さん快尝尝味道怎么样。”
“原来国广昨晚做巧克力去了啊,我就说昨天回来那么晚,让我等好久......”
“好啦好啦兼さん,我知道了~以后会回来早点的~快尝尝吧!”
“嗯,既然是国广做的那我就一定要吃。”
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使我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两位看向里面。(不是偷窥!不是!)

兼さん靠着墙盘腿坐着,堀川坐在兼さん的腿上,那姿势要多亲密有多亲密。

我只能请求后面两位先回去。

堀川手里拿着那种超大的心形巧克力,一脸人畜无害。
我突然冒了冷汗。
堀川,好像在向我这边看...... 就是那种可怕的腹黑眼神!

天哪,跑了。

回头是冲田组。 腐女的本性迫使我在门外听着。
“啊啊啊,安定,你突然干什么啊!”
“别动,你脸上好像沾到了什么,我帮你弄掉。”
“弄掉也不至于这么吓人吧!还有,先从我身上下来......”

没听完就跑。
你们就不能爱护一下婶婶吗!!!!!

中午吃饭,近侍信浓帮我把饭送了过来 。(跟大家一起吃我可能会死.......)
“信浓?”
“大将,我在。怎么了?”
“你看起来好像很没精神的样子,出什么事了?”
“......”
“说吧,我帮你想想办法......”
密藏子超委屈地钻进我怀里,大声地哭了起来。
(皱眉) “谁欺负你了!我,,,我帮你报仇!” “大,大将,没有,没人欺负我,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后藤他不理我了而已,没关.......”
“他不理你了还没关系?他人在哪?”
“跟物吉殿......啊,没事的大将,我一个人也可以的.......”
我可能帮不了信浓。 毕竟我也站过后物...... “要不这样吧,信浓那跟我一起......”

但我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门外,一对蜜糖色的眸子阻止了我,我永远记得那标准的微笑。
“啊啊啊,信浓,你还是先找一期尼一起去吃饭吧,时间不早了,饿了吧?”
“没,大将,我没......”
“主人,我来接信浓吃饭了。”

嗯,和善的标准微笑。
【真可怕】X

在许多闹剧之后,我还是选择以撸狐之助来安慰我伤痕累累的内心。
“???信浓,狐之助呢?”
“嗯......狐之助殿好像去找小叔叔了,说要找小叔叔的狐狸。”
“......”
“狐之助我再也不给你油豆腐了!!!!!”

这世界,还让不让人活......

正文结束!
一个恩爱满满的情人节。
一个虐到我的情人节。
一个......(无力吐槽)的情人节。
米娜桑,情人节快乐!
还有提前的新年快乐!

【狮虎】花吐症

*新人第一次写文,写法等等有诡异之处,多多包涵。
.狮虎现代(短篇)
.叛逆期少年狮X邻居退
.少量ooc
.古老的花吐梗
准备好了吗,那么正文,开始!

狮子王最近心情特别不好,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独自来到偏僻的山上散心。

自从咳出金黄色的菊花花瓣以后,自己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吧。
今天还推掉了源氏兄弟的邀请,以前都不会的。。。
为什么,自己迫切地想见到那个小家伙。。
那个银色遮眼发的男孩,那个天天抱着五只自称是老虎的猫的男孩,那个。。。
狮子王越想越激动,忍不住咳了出来:
“咳————”
整个山谷回荡着这个声音。
捧着金黄色的菊花花瓣,狮子王遏制住自己不再去想些什么。
“滴答——”
“滴答——”
下雨了。
狮子王和鵺呆呆的坐在山顶的岩石上。

“咳——”
狮子王警觉起来。
一个微弱的咳嗽声。
顺着声音走去,狮子王觉得越来越熟悉。
不会吧?
果然,䓍丛中,一个银色遮眼发的,穿着家族军装的孩子映在狮子王眼前。

“退?”

狮子王的脑子都是乱的,他绝对不会相信退会出现在那么偏僻的地方,还有他身边的那群白色菊花花瓣。。。

退,明明是那么好的孩子。

“狮......虎......小虎......狮子......”

极其微弱的声音,比刚才还虚弱。
“在,退,我在。。。”

“(自行脑补一下救护车的声音)”
“你是病人家属吗?”
“....啊啊,嗯,是的。”
呵,不过是邻居罢了。
“病人现在生命垂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做好心理准备。”

狮子王的脑袋一片空白。

“退!我求求你,好起来,我求求你,退......”
狮子王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都干了些什么,是怎么拼命敲着手术室的大门喊着退好起来之类的话,又是怎么跑开到没人的阴暗角落里咳嗽。
“咳————”
又是一大堆的金黄色菊花花瓣。
这让他不禁开始担心起退。
和他身边散落的银白色菊花花瓣。
估计就是的,小家伙得了花吐症。
和他一样。
小家伙有暗恋的人了。。。(狮(:笑)
但是,为什么心这么痛呢。

第三天,小家伙这样缓过来了。
睁开眼,面对的是洁白的墙,洁白的床,洁白,,,
诶?金黄色的?还有一个黑色的球球?
诶诶诶?

“啊啊啊啊啊抱歉啊啊啊啊啊,狮子王大人!真的是麻烦你了......”
“我到没什么事,但是退你。。。”
“狮,狮子王大人?”
“花吐症,对吧,退也是花吐症,我看见了,花瓣,银白色的菊花花瓣,好多,好多。。。”(狮子·语言组织语言丧失·王)
“不,不是,我。。。”
退刚想辩解些什么,但却毫不争气???地咳了起来。
“还说没有。”
花瓣已经不是银白色的了,染上了点点猩红,是,血的颜色。
和他一样。刚才狮子王还咳出了带有血丝的金黄色菊花花瓣。
明明以前很喜欢金黄色的菊花的,现在,是讨厌 ,啊不,已经进化成.厌.恶.了吧。。。
啧。。。
五虎退看了看狮子王,低下头欲言又止,几秒后坚决地抬起头来想说些什么。
但,晚了。

他成功的从“攻”变成了“受”【划掉】

狮子王没等五虎退发话,就立刻吻了上去。

狮子王先是用舌头舔试着五虎退的唇,一点一点将干燥的唇润湿,又用牙齿轻轻地咬着退的唇,在退猝不及防时灵活的撬开退的贝齿,不停地吮吸着退的唇与舌,这个吻吻得退快要窒息。
纵情缠绵。
今夜,彻夜未眠。

对了,彻夜未眠的有四个人,狮子王,五虎退,我,还有谁呢?

门外的护士小姐:
老娘不就是想给病人换个药吗,但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间进去,结果就看着他们好久一直到老娘低血糖晕过去,他们都干了
【哗————】

正文,结束了。
我真的第一次写文,根本不会写啊(特别是ooc)狮子吻退退那一段我居然还去问了度娘(捂脸笑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