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的鵺退退的虎

这里称呼是白(拼命找字)
长弧准备好
还有看到我请叫我去学习
蹦跶两天应该就死了吧

情人节的贺文!

.祝米娜桑情人节快乐!
.仍然渣的文笔
.婶婶视角
.有糖
.无厘头的情人节
.米娜桑,准备好了吗?正文开始!

今天,是情人节,我作为一个合格的单身腐女婶怎么可以/可能有男票!
最近一个星期都没有睡好,每天晚上都梦到我的刀们,,,,在秀恩爱。。。
然而,今天是情人节,不详的预感。

一大早睡不着爬起来,开始在本丸里游荡。 路过狮子王的部屋,门口站着一个人,哦不,是一堆人。
一期尼的后面跟着药研,药研后面跟着鹤(???),鹤后面跟着爷爷(假装我有),爷爷后面跟着小狐丸(仍然假装我有),小狐丸后面跟着小叔叔,小叔叔后面跟着,,,诶???我不认识!(经过了解,他是鬼丸国纲...小叔叔你真厉害,未实装的鬼丸国纲都弄来了)
我慌乱地拦在一期尼面前:“一,,一期尼 这里出什么事了?”
一期尼看到我,把手从本体上放了下来,面部表情抽搐(Ⅹ)的说:“主人,你自己看吧。”
看着一期尼不自然的表情,我看向了部屋里。 嗯,虽然是背影,但的确是狮子王没错,嗯?狮子王好像抱着什么东西,银白色的头发,好眼熟啊。 等等,银白色头发的人?

就算是再没醒我也瞬间清醒了。

狮子王,那是退退啊!你们狮虎不至于吧!退退,一大堆人在门口,你身为短刀的侦查呢?还有...(以下省略5000字)
回头,一期尼的脸色越来越不好,手又不安分地摸上了本体。
药研在后面一边不停的劝着一期尼走了之类的,一边黑着脸看着狮子王。

这狮虎是不是得拆了。

把大家都劝回自己的部屋,又把退退抱回粟田口部屋(他居然睡着了!)。
两秒以后,我反应过来:老虎呢? 接着,我看到了不该看一幕。
五只小老虎居然和鵺在一起睡觉啊!!!!
你们主人这样就算了,就连你们也......

被会心一击,啊不,会心双击的我把老虎送回还在熟睡的五虎退身边。

安顿好五虎退和一期等人,反复叮嘱狮子王千万千万不要出部屋一步,又被他吐槽不能找退玩无法辩驳以后,我表示不想待下去。

但,这还不算什么,作为一个单身十几年的婶婶,我还能撑得住这种事。

逃离狮虎的部屋,左转是土方组,右转是冲田组......

(我当时为什么要让他们自己随便选房间!!!) 那就先左转好了。
“兼さん!”
“嗯嗯,国广。”
“兼さん你看,这是我昨天晚上特地做给兼さん的巧克力哦!兼さん快尝尝味道怎么样。”
“原来国广昨晚做巧克力去了啊,我就说昨天回来那么晚,让我等好久......”
“好啦好啦兼さん,我知道了~以后会回来早点的~快尝尝吧!”
“嗯,既然是国广做的那我就一定要吃。”
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使我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两位看向里面。(不是偷窥!不是!)

兼さん靠着墙盘腿坐着,堀川坐在兼さん的腿上,那姿势要多亲密有多亲密。

我只能请求后面两位先回去。

堀川手里拿着那种超大的心形巧克力,一脸人畜无害。
我突然冒了冷汗。
堀川,好像在向我这边看...... 就是那种可怕的腹黑眼神!

天哪,跑了。

回头是冲田组。 腐女的本性迫使我在门外听着。
“啊啊啊,安定,你突然干什么啊!”
“别动,你脸上好像沾到了什么,我帮你弄掉。”
“弄掉也不至于这么吓人吧!还有,先从我身上下来......”

没听完就跑。
你们就不能爱护一下婶婶吗!!!!!

中午吃饭,近侍信浓帮我把饭送了过来 。(跟大家一起吃我可能会死.......)
“信浓?”
“大将,我在。怎么了?”
“你看起来好像很没精神的样子,出什么事了?”
“......”
“说吧,我帮你想想办法......”
密藏子超委屈地钻进我怀里,大声地哭了起来。
(皱眉) “谁欺负你了!我,,,我帮你报仇!” “大,大将,没有,没人欺负我,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后藤他不理我了而已,没关.......”
“他不理你了还没关系?他人在哪?”
“跟物吉殿......啊,没事的大将,我一个人也可以的.......”
我可能帮不了信浓。 毕竟我也站过后物...... “要不这样吧,信浓那跟我一起......”

但我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门外,一对蜜糖色的眸子阻止了我,我永远记得那标准的微笑。
“啊啊啊,信浓,你还是先找一期尼一起去吃饭吧,时间不早了,饿了吧?”
“没,大将,我没......”
“主人,我来接信浓吃饭了。”

嗯,和善的标准微笑。
【真可怕】X

在许多闹剧之后,我还是选择以撸狐之助来安慰我伤痕累累的内心。
“???信浓,狐之助呢?”
“嗯......狐之助殿好像去找小叔叔了,说要找小叔叔的狐狸。”
“......”
“狐之助我再也不给你油豆腐了!!!!!”

这世界,还让不让人活......

正文结束!
一个恩爱满满的情人节。
一个虐到我的情人节。
一个......(无力吐槽)的情人节。
米娜桑,情人节快乐!
还有提前的新年快乐!